主页 > C级生活 >《病中蒙恩》我的妻子回来了 >

《病中蒙恩》我的妻子回来了

那一年,妻子的工作是高三国文专任老师,她因难得不用担任导师,心情、责任较为轻鬆,便趁机研读日文,準备参加一级检核,日子充实而愉快。

就在六月底学期即将结束时,妻子计画参加特别为台湾地区加办的夏季日文测验、而在图书馆用功时,一阵不同于以往的头疼袭来。她的心脏抖动剧烈,大口呼吸也减缓不了血液暴冲脑部的速度。

妻子赶紧麻烦一旁的女士请管理员叫救护车。才几分钟,车子就到了一旁的长庚医院。立刻做了必要的处置后,她被告知必须转送林口长庚。「什…什幺…我很严重…要送林口?」妻子心里还在盘算着,要怎幺样通知我时,一抬头就已看到我赶到急诊室门口。

看到我紧张的面容,妻子忍不住撒娇哀叫头疼,殊不知那时我已拿到妻子的病危通知单─她的状况已经是分秒必争、命在旦夕了!满脸慌乱的我,立即联络教会求助,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安排紧急协助,转诊至内湖三总。

妻子突患脑部重病
在一连串的摄影和检查后,妻子被送入加护病房。「您是X先生吗?」看到医师凝重的脸色,像是结冰了。

「您太太的状况经血管摄影确认,是椎动脉瘤破裂引起。」脑部的动脉瘤是个可怕的病,破裂者到院前的致死率就达五成,能撑到现在已是万幸了。

「进行血管摄影时,本来希望可以直接为您太太进行栓塞,但对她而言危险性太高。只好试试外科开脑手术。因动脉瘤位于后脑中央,靠近生命中枢和小脑,附近密布神经血管,显微手术困难度很高,大概要八、九个小时。」

听完医师的解说,我的两脚发软走出加护病房,浑身颤抖地抱住前来关切的教会长老。我的心跳急促窘迫、焦急到几乎无法呼吸,因我知道,在一呼一吸之间,妻子都在剧痛中挣扎着。

加护病房门口来了许多亲友和关切病情的弟兄姊妹,大家聚集祷告。长老凭信心带领大家一起宣读诗篇九十一篇14-15节:「神说,因为他专心爱我,我就要搭救他。因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主啊!你可以在沙漠开江河,在旷野开道路,求你为姊妹开一条出路!求你伸出大能的膀臂拯救她!」

术后恢复出人意外
当夜,在黑暗的休息室中,我安静地在上帝面前;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我渴望明白主的心意。回想起婚礼中与她一起跪在主坛前的时刻,旁边的人事景物彷彿消失了。

「主啊!她虽然奄奄一息,仍是我心中的至宝。你若愿意,必能叫她再起来。」「求你让我们家再度充满讚美的声音!」

昏迷中,妻子的头壳锯开,手术进行了五、六个小时,家属等候室聚集了关心的亲友和迫切祷告的弟兄姊妹。「XXX小姐的家属!」「在这里,有甚幺事吗?」

在主治医师的引导下,我换上无菌衣,进了手术室,注视着手术台旁的放大显示萤幕;一团模糊的血肉中,依稀看见正在跳动的脑动脉,我紧张到几乎不敢呼吸。

「这个动脉瘤已经处理好,把它夹住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兴奋到想大喊「哈利路亚!」「但在这附近,又发现了另一颗,不到3mm。因为太小了,就算是最小的手术夹也没办法夹住,只能用纱布补强它。」虽然不太明白其涵义,但知道手术顺利,所有的压力瞬间释放—姊妹仍然平安,感谢主! 

手术隔天,妻子眼睛打开了,头上紧裹纱布,迷濛地看着我,似乎找不到焦点。虽然虚弱,但是手已经可以拿起到胸口—太好了,手脚都可以动,没有全身瘫痪!再隔一天,妻子清早醒来,竟开口问护士:「今天是几号?」护士回答:「七月一号」,「啊!大学联考!」

一心记挂着学生的大考,慨歎怎幺只能躺在病床上而哀怨不已的妻子,还不晓得这超乎医师所求所想的反应,已经让一旁的医护人员与家人惊讶不已了。

二度进入加护病房
熬过了约一週的血管痉孪期,妻子由加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一切进展在期待中开出一片片的花,家人友人享受着愉悦的花香,不禁默默地计画起出院后的生活安排。

欢欣的笑容漾开还没有多久,当我抱着妻子起身上厕所时,听她忽然抱头大喊:「头好痛!」随及她就没有反应、呼吸立刻停止、软瘫休克倒了下去。惊吓之中,我大声呼叫医护人员,经紧急抢救后,妻子又被推回加护病房。

骇人的一幕,震撼着我,有如从天堂坠入地狱,只能不知所措地跪在病房门口祷告呼求:「主啊!求你怜悯!」电脑断层检查结果,是原先开脑时无法夹住的动脉瘤破裂,血液进到了第三脑室,而当下意识的状况只到指数三。 

医师告知,即使能活下来,要恢复意识或语言能力仍会很困难,目前没有积极治疗的办法。医师无奈地说,「先用镇静剂让她睡两个礼拜,再看看有甚幺变化吧!」

上帝啊!你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吗?先前经历如此完美的手术,妻子奇蹟般地获救,只是昙花一现的幻影吗?虽然极度地忧愁,我仍相信,上帝的恩典绝不会徒然。

在沉睡一週后,妻子在加护病房里度过了41岁生日。弟兄姊妹用唱诗祷告为她庆生,医师也特准我们暂时放置鲜花并拍照—然而,她一直没有醒过来。

十天后,医师说明了隔天将进行血管摄影。「如果状况可以,我会试试看进行栓塞,需要您签同意书。」我犹豫了一下:「若不做会怎幺样?」医师苦笑:「不可能让她一直睡下去吧?总要给她一个机会。」

夜里凌晨三点多醒来,我的心里充满了挣扎和不安。「主啊!我为什幺非做这个决定不可?」忽然,想起了过去与妻子对话的场景。每次要出去吃饭,她问我要吃甚幺,最不喜欢我回答:「随便」。

一剎时,会心的一笑,心里的重担脱落了─她喜欢我帮她做决定!我知道,这个攸关她一生幸福的事,她当然更会希望我来帮她决定啊!全能和怜悯的主啊,求你带领我的决定;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愿意顺服。

从死荫幽谷到平安路上
摄影栓塞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结束,医师请家属进去。带着充满喜悦的表情,医师解说道:「刚刚进行栓塞后,它刚好塞住这个位置,塞子没有跑掉而去堵到其它地方。」看着摄影图片中弯弯曲曲的血管,与密合在动脉瘤位置的塞子,我高兴得不敢置信。

「我又作了一次全面性的摄影,确定没有产生多余的血栓跑到其他部位。」感谢主,主是行奇妙大事的神,在祂岂有难成的事吗?祂向我们家所行的怜悯是何等的大!

两次极艰难危险的手术,一外一内完美地配合,才让妻子的病灶能够完全得医治,结果全然超乎我们所求所想—几乎是不敢奢求的。愿一切荣耀和讚美归于怜悯和慈爱的主!

曾经,我们以为,人生走到了尽头,幸福已经离我们远去。然而,当我们在极大的苦难中,和弟兄姊妹一起来投靠神,祂的大能和怜悯,则把我们的脚步引到了平安的路上。我们看到,许多不可置信、最美好的状况竟然都发生了,让一场噩梦,变成了一场充满恩典的经历!

过去,我知道圣经里面说:「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诗篇一○三8节)今天,我们却得以经历,上帝的应许都是真的!并且,祂愿意将大能和恩典倾倒在所有愿意投靠祂的儿女身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