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级生活 >八马公司登报大反击检调越描越黑剉着等 >

八马公司登报大反击检调越描越黑剉着等

八马公司登报大反击检调越描越黑剉着等

去年五月间,本报因为採访了一则体育新闻,意外对一家名为八马国际事业的传销公司,展开了长达半年的追蹤调查报导。

整件事,乍看之下,好像是调查局展现神捕威力,动用300名检调搜索八马公司全台据点。一时之间,所有媒体都依据调查局的新闻稿,将八马公司视为罪不可逭的重大现行犯,予以剿杀挞伐,在所有铺天盖地的新闻中,甚至没有一家媒体给予八马公司说一句话的机会。

学生感恩,会员力挺 检调意欲除之而后快?

正由于所有媒体一致剥夺了八马公司的发言权,因此,整个社会也全都跟着调查局的主张认定八马公司罪行重大。因为,调查局说八马公司有罪,八马公司就有罪。

但是,去年五月间,本报在採访企业对台体大跆拳道选手一项超过五百万元的赞助活动时,赫然发现,该活动的赞助方,就是被调查局指为不法,意欲除之而后快的八马公司。

如果因为遭受调查局指涉「不法」之后才开始进行赞助活动,那幺其赞助则不免有漂白的用意。但是,在採访现场,本报获悉,八马公司已连续第二年对台体大跆拳道队提供巨额赞助,第一次赞助时间为2016年4月,远早于被检调搜索的2016年9月29日,此一时间落差,正足以说明八马公司对体育选手的赞助出于自身的理念,而与外传漂白之说完全无关。

经深入查访,本报进一步发现,八马公司早在2010年创立第一年起,就开始帮助星星儿福利基金会的孩子们,其后更对各项运动选手的赞助不遗余力。

职是之故,本报开始以「铁肩担道义」的创报精神深入追蹤这一家同时被学生们真诚感恩,又被调查局指控为罪大恶极的公司,到底是一家什幺样的公司?

半年追蹤报导 处处有惊奇

在追蹤过程中,我们发现:八马公司不只在承担社会责任上面一马当先,在企业经营上面,也是正派合法,2017年7月间,八马公司更从19万家台北市的企业之中,以万分之三的机率脱颖而出,拿到了台北市国税局及财政部颁发的企业楷模奖。

八马公司不是第一家遭受调查局刻意入罪的传销公司,早在八马公司被搜索的八年之前,位于屏东的K公司也被调查局以同样的手法,同样的罪名指控为不法,两者的相似度高达90%。所不同的是,八年前的K公司在检调威吓之下接受认罪协商;而八马公司负责人王文钦却不受恐吓,绝不在无罪的情况下接受认罪协商。

不论是否接受认罪协商,侦办K公司与八马公司案件的调查局官员,随后都很快的升了官

侦办K公司及八马公司的调查局官员,分别都把两家公司的原料价及售价差距拿来当作犯罪的罪证。然而,张忠谋却说:「追求附加价值是企业的天职。」在张忠谋看来,星巴克把咖啡从两毛钱变成三十块钱的创新经典案例,其中原料成本与商品售价的150倍价差,更是创造附加价值的楷模,也是现代企业努力追求的经营潮流。调查局用价格问题来指控企业,不只有失道德,甚且有假职务之便洩漏企业商业机密的重大瑕疵。

经过一系列追蹤报导之后,本报于是在2017年8月10日发函给调查局台中市调处,希望针对本报提出的几个疑点接受採访,但是,调查局台中市调处却以不便为由,拒绝了本报的採访要求。

经市调处拒绝后,本报只好暂时搁置该追蹤,事情的真相,或许还要等到漫长的诉讼之后,才会真正浮出檯面上来。

检察官用追加起诉炒新闻,所为何来?

但是,2017年12月24日,媒体上却又出现了检察官追加起诉八马公司的新闻,其新闻内容大意是,有一位吴姓妇人因为使用八马公司产品不能改善失眠、头痛等自主神经系统宿疾,因而自称受害,并指控八马公司诈欺。

任何一个有新闻专业素养的记者,基本上对于这样的新闻都会嗤之以鼻。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药品可以对某种疾病保证有效。在不能宣称疗效的规範下,营养保健食品更不能对疾病指称疗效。因此,以使用产品无效作为受害指控,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更荒谬的是,检方在向法院提出追加起诉书之后,不到两天,就又自行再提出一份併案意旨书。

就一事不二罚的精神,后来出现的相关事证,只要合于已被起诉之案件,检察官照理都会移请法院併案审理,而不会採行追加起诉的做法。

此次,检察官故意违反一事不二罚精神,刻意採用追加起诉的名义,并向新闻界发布新闻,其操弄舆论对八马公司形成二次伤害的企图十分明显。

虽然检察官于两天内很快就向法院递出併案意旨书修正自己的瑕疵,但是,检察官这种故意造成的瑕疵,却已经在媒体上造成了大量的错误报导。检察官有没有重新递出併案意旨书?法院有没有改回併案审理?根本也不会有人去在意去报导,所有的媒体所报导的都是八马产品又害一人,检方追加起诉。

检调握有执法权,却还要误导舆论、操弄媒体,其粗糙手法,除令人难以苟同外,也反射出检调对于该案似乎有一种纸包不住火的焦虑。虽然没有证据,但本报却强烈认为,当时意气风发、浩浩蕩蕩的检调,已经进退失据,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连串随时引爆的地雷,检调甚至因此而表现出一种「犯罪者」唯恐事迹败露的恐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