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新生活 >《病中见证》蒙恩得救之时 >

《病中见证》蒙恩得救之时

我生长在一个客家族群汇集的小镇,家乡有很多寺庙,小时候我就常跟着妈妈去庙里拜拜。

準备考高中时,母亲带我去市场边的文昌庙拜拜,说庙里的文昌君会保佑我考试顺利。婚后我和先生外出旅游,经过庙宇也会进去祭拜为求祝福;甚至在怀孕期间,我也会去求拜送子娘娘祈求生产平安。

反对儿女信耶稣

儿子、女儿小时候,我把他们送进教会附设的幼稚园上学,每週日孩子们会相邀去教会听故事,我想这是好事,便答应了。圣诞节时,主日学老师也会安排孩子上台演戏,让他们得到好多快乐的回忆。但当我知道儿子、女儿週日参加教会聚会,便开始反对他们去,也对教会的人起反感,因为家族中没有人是基督徒。

虽然我严厉交代儿女不许再去教会,却没有影响他们信主的意念,他们仍在高中时受洗归入主名。平日闲聊时,儿子会提到有关信仰的问题,但我无法认同,他们也自然没有和我提起受洗的事,渐渐的我和孩子变得较少交集。

民国九十二年十月初,丈夫的口腔癌复发,再次住进荣民总医院,当时医生告诉我要有心理準备。26日下午三点,丈夫发生休克现象,经医生紧急插管送进加护病房。当夜孩子们先回家,我因担心丈夫,就在家属休息室内等候,心裏突然有句话浮出脑海:「要把握时间,太慢就来不及了…」

丈夫癌症复发紧急送院

想起儿女常提到,无助时可向上帝祈求,我虽还不认识神,但好想和上帝说话,就开始练习向上帝说:「神啊!求你不要在这时带走明隆,让他再留一个月和我们相聚好吗?」深夜了,漆黑的长廊偶有脚步声,我仍捨不得停下祷告,怕上帝没听见。

第二天早上丈夫果然醒了,神真是垂听了我的祷告。就如马太福音七章7节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后来丈夫因插管无法说话,我便藉着笔墨传达安慰与关心;每次会客时间,丈夫都红着眼眶要我留下来陪他,我的心真是好痛,眼眶泪水已沾湿丈夫的被单。护士因同情我们,就多给我们十分钟相聚。教会弟兄姊妹每天也会来医院鼓励、安慰丈夫,并为丈夫祷告。

在家属休息室等候时,我一直为着丈夫向神求医治,然而「太慢了就来不及」这句话一直在我脑中迴荡,似乎神在提醒我,有件事情还没做。

当下,我利用在休息室的时间,在写字本写上:「希望和你一同受洗信主,将来回天家能和子女们见面」,每到会客时间就拿给丈夫看,同时也準备诗歌、子女们的照片及女婿为爸爸加油打气的录音带,希望帮丈夫解解郁闷的心情。

十一月2日,丈夫看完纸条后,示意我拿纸笔给他。那时大约是晚间11点,圣灵在丈夫身上动工了,丈夫用他颤抖的手在纸上写着:「…阿樱和我一起受洗…」我忍着泪水点点头,告诉他明天就请教会牧师来为我们施洗;他点点头并紧握我的手,我的心情却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喜的是丈夫刚硬的心终于变软土,愿意受洗领受救恩,成为耶稣基督的儿女,得着永生;忧的是丈夫是否没剩多少时间了?

当晚12点,儿子和信德堂教会的简世钦牧师连络,隔天早上,简牧师就用点水礼完成我们的受洗仪式。

心中有主 无惧黑夜

回想丈夫发病十年中多次住院,当隔壁病房有唸佛乐声传来,我就好像走进阴森的林中,甚感恐惧。但我得救信主后,心中得到真正的平安,除了担心丈夫的病情有变化,请护士随时找我外,夜里独自守在加护病房外的我并不害怕。

后来丈夫曾奇蹟式好转,一度可以出院回家养病。然而,回家的第五天深夜,丈夫的鼻胃管滑落;因为没有鼻胃管帮助进食,我们只好自费购买高蛋白点滴维持体力,但丈夫的白血球指数突然高到33000,又被转进急诊室的加护病房。无助的我再次向神祈求帮助。

诗篇十篇17节说:「耶和华啊,谦卑人的心愿,你早已知道,你必预备他们的心,也必侧耳听他们的祈求。」我全然仰望神怜悯,盼望丈夫的鼻胃管能顺利插进胃里,得以进食。

奇妙的事发生了,十一月20日当晚八点左右,医生终于将三尺长的鼻胃管推进丈夫胃里。马可福音十章27节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感谢主怜悯,明隆后来可以用鼻胃管进食了;虽可进食,身体多处的併发症仍使他处在昏睡状态。

全家寄盼天上重聚

十二月13日晚,有位牧师带领几位弟兄姊妹,穿梭在病房中为病人祷告。他们知道丈夫是主内弟兄而且病危,围在丈夫身旁为他祷告,并安慰我。14日晚上八点,我发现丈夫手指头乾裂变白,完全没有血色,我赶紧告诉护士医生。当晚九点06分,医生便宣布明隆蒙主恩召了。

回想未信主时,我到处拜偶像,一直活在罪中却不自知。但感谢主,使我后来藉着祷告,经历祂是又真又活的上帝;因祂奇妙的恩典,使我们一家得以一同归入主的名下,成为基督耶稣的儿女。

虽然丈夫后来因病离世,但知道将来一家人都能在天上相聚,我的心中就有平安满足,更加知晓耶和华是全能的神。将荣耀归给天上的父,阿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