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新生活 >为什幺你越来越穷?用目前的市场逻辑,告诉你资本主义究竟出了什 >

为什幺你越来越穷?用目前的市场逻辑,告诉你资本主义究竟出了什

为什幺你越来越穷?用目前的市场逻辑,告诉你资本主义究竟出了什

巴特拉教授是执教于美国的经济学者,在本书中详细举出垄断企业高层与政府高层相互为谋获取暴利,但却陷升斗小民于痛苦中的实例,大量运用长期统计资料进行实证分析,逐一驳斥几点不同于西方主流经济学之论。

例如作者指出美国经济学家认为 20 世纪初期的大恐慌,是肇因于错误的政府政策,包括关税、高负税及货币流通不足等,因而当 1970 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冲击后,美国于 1981 年接受主流经济学家提供的解方,採取高度累退税制,公司税负及所得税率大幅降低的作法,然而这幺做的同时却让社会安全税、自雇税、燃油税及部分特种销售税全数攀高。作者的批判是:这些举措抒解了富裕阶级的负担,但却转嫁到中低阶级身上,使得中低阶级的税负大幅加重,结果却是压缩了消费需求,东西卖不出去,从而造成投资却步,导致经济停滞。

事实上,这类以全国税收逆向补贴大财团及其 CEO 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大家记忆犹新的 2008 年金融风暴,当时是小布希总统,而他的财政部长是金融家亨利‧保尔森(Hank Paulson),这位老兄也是高盛证券的前 CEO,华尔街人脉丰沛,因此后来以全民纳税所编列高达 7,000 亿美元之 TART(问题资产纾困计划),最终纾困的对象竟是这些极小撮且罔顾社会责任的金融巨兽及其 CEO 们,此种现象被嘲讽为「柠檬社会主义」(lemon socialism),其意正如同 1960 年代的一句谚语:「对富人执行社会主义及对穷人执行资本主义」(Socialism for the rich and capitalism for the poor,更直白说:企业获利是放到大老闆口袋,亏损了则老百姓承担)。

再举另一个例子,主流经济学家对失业的解读不外是劳工自愿性失业,无论是工资低或工作环境不良的原因。但巴特拉教授以「供给=需求」这个经济学的主流模型来解释,却提出不同于主流的说法,作者认为当僱主提供劳工的薪资,与劳工勤奋工作,教育训练及技术提升带来得生产力不相称时,失业就会发生,亦即「总产出超出了总支出,生产过剩就一定会发生,因此才会裁员」,接下来作者以非常浅显易明的方程式,来说明政府如何以举债或印钞票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来掩饰累增的危机。

具体言之,当需求无法赶上供给时,政府会採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首先是鼓励消费信贷,以填补需求之不足。以方程式来呈现则是:供给=需求+消费信贷。然而当透过消费信贷仍无法消化供给时,则政府会再度出手,以编列预算的手法来调整供需失衡,亦即以下的主流解方:供给=需求+消费信贷+政府预算赤字,亦即政府以负债来达成供需平衡,但实则是拖延了失业问题,但确保了企业利润,让政府举债看似一举两得,一方面讨好了选民,另一方面也确保政客得以连任。

但任何对公共事务关心的人士都知道,这种高预算赤字带给富人的是鉅额收入,结果只会让政府债台高筑,遗祸下代子孙!作者以前述主流模型来解释失业,却能跳脱主流将失业归因于劳工个人的说法,指向结构因素的提法,很令人耳目一新。

另一精彩之处为作者对美国联準会及欧洲央行 2008 年后不计一切后果地为金融机构纾困之举大力抨击,他以实际数据驳斥供给面经济学的说法,供给面经济学认为对高所得者课以轻税,可以刺激储蓄、辛勤工作与投资,同时刺激经济成长,但作者以实际数据显示高所得税伤害经济成长的说法与事实相抵触。

实证数据显示,当最高所得税下降时,投资率也跟着下降,反而中产阶级的税负增加,工资缺口也更形恶化。例如 1986 年时,富人面对的是 28%的税率,其他较低收入者竟然是 33% 的较高所得税率,在美国政府不断降低资本利得税及为富人减税的同时竟然选择对失业福利金课税。

另外作者也以数据戳破一般人认为股市涨跌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想法,例如美国在 2010-2014 年间,失业状况没有好转,GDP 仅成长 2%,明显低于过去衰退期过后会出现的 5%,但同时期企业利润及股票交易却屡破纪录。特别是 2013 年企业利润率及股票市场都非常蓬勃,然而美国的贫穷率却站上五十年来历史新高。当年劳工实质工资没有成长,甚至负成长的同时,这些寡头企业的 CEO 薪资却不断陡升。

书中提出的一个实际数据是,1965 年一位 CEO 的工资是一位劳工的 20 倍。到 1995 年后该倍数竟然高达 123 倍,2000 年时竟是 383 倍,即便 2008 年后受到金融风暴的冲击,2012 年的比值仍是 273 倍。因此作者非常反对政府以全民税收来纾困大企业,也不认为大就是美,因为企业追逐市场占有率,无论是扩张或併购的结果,牺牲掉的总是劳工的工作机会及劳动条件,因此他是坚决的反托拉斯!

近一二十年来,由于景气循环的週期愈来愈短,危机愈来愈频繁,导致主流经济学的一些学者也开始看到并承认资本主义体系是存在一些问题,然而其核心思想仍然不认为资本主义在本质上是种剥削体系,因为工资乃劳动对价,既是劳动对价,哪来剥削?一如两三百年前政治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Adam Smith)及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也认为劳动创造价值,但市场等价交换规律,使其无法看穿等价交换规律下的剥削事实。这点根本的差异也导致主流经济学在看待资本主义的危机时,与马克思不同。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的危机乃内生于这套体系内,不过本书作者的看法显然认为危机是外生的,因其对今日资本主义之危害所下的诊断是:「垄断资本主义」,因而他提出的解方是「自由竞争市场」,亦即国家出手干预让市场恢复自由竞争状态,则一切今日所见之弊将消失。

先不论「自由竞争市场」是否是资本主义的最重要的除弊机制,这种提法似有一厢情愿的天真,以下分别从理论、历史经验及政治现实三方面来说明。

理论上,既是资本主义体系,营利企业追逐利润率是其天生的本能,扩大积累(concentration & centralization)是确保利润率于不坠的法门,因而「金权政治」于焉出现,影响政客及法制规範走向,以便企业能扩大其市占率,因而在逐利的内在动力下,完全的自由竞争终将沦为历史的陈迹!次从历史经验来看,如果资本主义是市场商品交易的必然产物,则垄断资本主义就是市场激烈竞争的必然结果,资本主义初发迹时期,的确存在市场的完全自由竞争,但进入 19 世纪后半叶,随着资本主义竞争愈来愈激烈,优胜劣败的结果,垄断资本崭露头角,20 世纪以后更是垄断资本擅扬的年代,富可敌国的企业巨人更是国家元首的座上宾!也因而在政治现实上,政治附从经济,红顶商人指挥国家施政走向也就见怪不怪了,在这个现实底下,如何期待官方硬起来,拿回政治主控权,为绝大多数百姓谋福利?

这篇导读最后,我想引用美国社会学家 Eric Olin Wright 于前年出版的《真实乌托邦》(Envisioning Real Utopias)中针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提出的十一项批判,来与读者分享,这十一项批判是:资本主义让人类不必承受的苦难持续存在,也阻碍了让人类蓬勃发展的条件普及化,更违背了自由平等主意的社会正义原则,对环境的破坏,对社群的侵蚀,对民主的限缩,资本主义商品化威胁了广为推崇之重要价值观,更提供军事主义及帝国主义火上加油的机会,偏向消费主义,以及在某些重大面向上没有效率,让个人自由及自主性中原本可以消除的缺点持续存在。诚哉斯言!我们身在其中却习焉不察这套资本主义体系对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毁坏,这实在是当前全世界人类共同面对的大敌与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