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居 >《病中蒙恩》All is well一切安好 >

《病中蒙恩》All is well一切安好

◎以撒

“All is well.”(一切安好)是电影《三个傻瓜》里面,男主角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也是上帝在生命中给我的领受与见证。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人生的终极意义是什幺?常看到许多优秀的朋友、同学,他们的学业、事业有成,却不一定有固定的信仰,让我觉得很可惜,因为我们能够掌控的人生,实在非常有限。而这个体会是在我生了一场重病后,深深刻在心版上的事。

小时候,我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受坚信礼了吗?」感谢神赐给我一个好母亲,她总是告诉我在信仰上不要有压力,要等自己经历上帝后,再受洗与祂有份。但随着时间过去,我一直觉得对神没有特别经历,甚至一度对弟弟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个造物者,但不一定是上帝。」

有一天,我竟对着自己说:「上帝如果真的存在,我倒是想要经历看看。」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自己也没有多在意,便将它忘了,但是这句话却被上帝听进去了。

升学压力导致「落枕」?
由于就读雄中,我高三的时候,全班同学们都笼罩在分秒必争的升学压力下,我也不例外。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后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倒也没特别在意便上学去了。到学校后,我仍感到不适,有个同学在闲聊时听到我的状况,马上信心满满的说:「你这是『落枕』啦!相信我,我超有经验的!」于是他便陪我到保健室,準备向护士阿姨求助。

护士阿姨看了看我的脖子,本来想要拿冰块让我冰敷,待她按了按我的脖子后,却发现不对劲,说:「等等,你的脖子好像有点肿肿的喔!这应该不是落枕,你要不要放学后去看医生?」

于是那天放学后,母亲陪我到离家不远的一家耳鼻喉科诊所挂号,但是医生检查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把我的情况当做俗称的「猪头皮」处理,开了一些抗生素给我吃,希望可以好起来。

过了三天,医生开的药吃完了,我的脖子仍然没有好转,反倒更加疼痛,于是爸妈又带我到另一家诊所,那里的医生同样没办法说出确切病因,因此开了更多的药给我。

药量攀升 疼痛却未减
两週后,我大概已看了五个医生,每次看完药量便向上增加。但随着药量增加,脖子的肿胀程度却未减,到最后竟在脖子左边长了一颗鸡蛋般大小的硬块,只要轻微碰触便异常疼痛。

父母见状,除了不住地向神祷告,也带我到大医院求助,但连大医院的医生都无能为力。那阵子的我,每天状况都十分不稳定,平时到了学校,大部分时间都趴在桌上休息,因为我的脖子几乎无法转动。

又过了一个礼拜,那时我的药量已增加到一餐得吞十几颗抗生素药丸及止痛药。即使天气已稍稍转凉,我却每天都洗冷水澡,藉以降低脖子的疼痛。每到平时喜爱的体育课,我只能看着同学去打球,无奈地与担任值日生的同学留守教室,更不用说能面对什幺课业压力。

看着同学拼命念书,我只能趴在桌上什幺也不能做,且半夜都会因为疼痛而醒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只能咬牙忍耐疼痛,默默掉眼泪,不住地向上帝祷告,直到哭累了才睡去。

疑似罹癌 对神心存怨怼
在这段期间,我也试着看一点书,但身体不适让我完全无法吸收课堂内容,只能在课本上反覆写着对神的控诉。我常问上帝:「为什幺是我?为什幺?你一定要我这样才开心吗?」

这样的情形持续到了第三週末。当时我回到大医院看诊,医生汇出那阵子所有的检查报告,包括X光、抽血、超音波、磁振造影等,语气凝重地表示,他们仍然无法找到真正原因,与血液肿瘤科医师会诊后,不排除有罹癌的可能性。

我与父母听到这段话,心中凉了一大半。还记得那晚回家时,天空下着小雨,母亲到医院附近买粥,我与父亲坐在车上,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以撒,没关係,凡事都有上帝的安排,就算真是最坏的情况,休学也没关係,我们一起回老家好好养病,爸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听见爸爸哽咽的声音,我的眼泪不断流出,心中充满对上帝的不解,对家人的不捨,以及对自己的不甘。

老医生及时解明病因
那时我最常看的一段经文,是诗篇廿三篇,其中有一段大卫对神的认识:「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我心中常问着:「上帝,你不是与我同在吗?你在哪里?」这段期间也有许多教会朋友来探望我,也为我祷告。

有一天,神的恩典出现了,当我在学校上完第一节课,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要我向老师请假,因为她将我先前的X光片,给一位曾向她学习日文的老医生看,这位有经验的老医生要她把我带去看诊。经过一些检查后,老医生诊断出我患了严重的蜂窝性组织炎,还好母亲及时拿了X光片给他看,否则再晚个两天,发炎的组织液往肺或脑中扩散,后果就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爸妈就为我办理住院,隔天一早由老医生亲自为我开刀。要进手术房时,说不害怕是骗人的,我担心是否从此不会再醒来,想到家人便觉得不捨。

换上动手术的专用服,加上开刀房空调很冷之故,我看着如电影般场景的手术室,一群穿着手术服的医护人员忙碌準备,身体不停地发抖;虽知道上帝开了医治的门,但仍问着:「你在哪里?」

当医生问明我的状况,为我注射麻醉药后,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彷彿是上帝将我抱住。接着是一道手术室的强光向我照来,我便沉沉睡去。待我醒来,一听到护士叫我的名字,才发现手术已经结束。

认识生命源头更胜考场争胜
之后我在医院住了十天,等待脖子中剩余的组织液排出,便顺利地出院了。那次对神的亲身经历,让我真知道那医治我的,是又真又活的上帝,我的生命也从此改变,不再对祂半信半疑,而是深信不疑。神也改变了我的眼光,让我知道凡事要感恩,懂得生命气息其实是祂赏赐的恩典。

我不再为了考试考不赢同学,便自怨自艾,而是感谢神给了我一次又一次调整自己的机会。当我因为一些事情烦心或沮丧时,只要想起神赐下救恩,让我有生命继续活在世上,便觉得先前的烦恼与担忧都算不上什幺。

“All is well.”这句话是上帝给我的一个安慰,只要深深的倚靠祂,人生再多风浪,总会有神奇妙带领、雨过天晴的一天。

若你也跟当年生病的我一样,还陷在乌云中,千万不要对上帝失去信心,因为祂总是守护着你,会赐给你出人意外的恩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