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居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柯薇塔.巴可维斯卡(蔚龙艺术公司提供)

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让一代代孩童着迷?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

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隆重推出「儿童绘本大师」系列报导,每个月将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也为大师热闹庆生。

由国际童书评议会(IBBY)成立的安徒生奖,是国际上公认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的最高荣誉,因此获得「小诺贝尔奖」的美名。台湾不是联合国的成员,我们的创作者没有参赛入围的机会,台湾的读者只有透过与作者和作品的交流,来亲近和了解这个奖项。多位获得安徒生插画奖的图画书大师曾经造访过台湾,其中尤以1992年的得主柯薇塔.巴可维斯卡(Květa Pacovská)三度来台,是我们和安徒生奖最接近的时刻。

柯薇塔分别于1994、2003、2015年来访,首次来台时,她是炙手可热的新科大奖得主,不仅为第4届「台北国际书展」设计主题海报,还即席挥毫,现场展示作画功力。2003年她于第11届「台北国际书展」举办画展,并移师「台中世界书展」,和台湾的粉丝有丰富的互动。暌违12年之后,柯薇塔以87岁的高龄,于2015年来台举办「色彩魔法师:柯薇塔的绘本王国」展,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色彩魔法师:柯薇塔的绘本王国」展览相关照片(蔚龙艺术公司提供)

台湾资深美术教育家郑明进早年于波隆那书展结识柯薇塔,两人以画结缘,通信多年并互寄贺年卡,成了交情深厚的好朋友。在《郑明进与20个插画家的祕密通讯》书中,郑明进细数两人联繫过程中的趣事,对潇洒不羁的柯薇塔有许多生动的描述。这位经常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酷酷表情的艺术家,宛如英国庞克时尚教母Vivian Westwood现身,她究竟是一位什幺样的创作者呢?

柯薇塔于1928年7月28日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布拉格,这座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古城,是孕育滋养她美感经验的基础。她的父亲是演唱歌剧的声乐家,母亲是教授外语的老师,家庭和乐温暖。从小在充满艺术气息的环境中成长,柯薇塔记忆所及,最爱的日常活动就是画画。

但世间好物不坚牢,平凡温馨的时光因纳粹的残暴倏然而止,身为犹太人的父亲被纳粹杀害,家庭破碎了,柯薇塔也被迫辍学,幸好还有爱她的奶奶守护着。

奶奶是说故事的高手,安徒生童话温情的安慰,爱丽丝漫游奇境的狂想,涓滴滋润着少女柯薇塔阴郁的心灵,抚平了她的伤痛。柯薇塔希望自己也能像奶奶一样,将来做个很棒的说书人。

回忆和奶奶一起手做的许多美丽事物,柯薇塔曾说:「和奶奶一起做的圣诞蛋糕,可能就是我生命中创作的第一件雕塑作品。」奶奶是教导她的第一个艺术老师。

二次大战结束后,柯薇塔幸运得到一笔奖学金,进入布拉格应用艺术学院(The Prague School of Applied Arts)就读,受业于埃米尔.菲拉(Emil Filla)门下。菲拉是20世纪初捷克最早的立体派八人组团体「奥萨马」(Osma)的成员,与作家卡夫卡时相往来,更成为捷克前卫艺术重要的领航员。在老师的带领下,柯薇塔对当时欧洲的前卫艺术充满了嚮往。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埃米尔・菲拉水彩画作〈Nude〉(取自wiki)

一次世界大战后,神话般崛起的包浩斯学校用抽象概念扰乱了艺术既有的形式,被视为是前卫派的初始发源地。包浩斯试图以通用的设计语言来解放世界的理想,深深撼动了年轻艺术家柯薇塔的心。

当时前卫派许多极具影响力的人物都曾在包浩斯担任教师,提出未来主义、达达主义、建构主义以及荷兰风格派运动等魅力十足的的宣言。这段期间,柯薇塔在学习插画艺术的古典传统之余,特别醉心于康定斯基(Kandinsky)、库尔特.希维斯特(Kurt Schwitters)、克利(Klee)、米罗(Miró)和毕卡索(Picasso)的作品,深受他们的薰陶。她清楚掌握了适合自己的表达形式,发展出构图简洁、形色明快的视觉艺术风格。

1952年毕业后,柯薇塔与长她两岁的同学米兰.葛利噶尔(Milan Gryger)结婚。葛利噶尔也是捷克知名的平面设计师,终生致力于表现图像、声音和空间三者关係的特别视角,以「声学绘画」着名,与柯薇塔是一对志同道合的伴侣。柯薇塔原本游走于艺术创作和平面设计领域之间,两个孩子出生后,身为母亲的她回忆起奶奶说的故事以及童年时阅读的图画书,便开始将创作的触角探向童书插画。

柯薇塔曾经为威廉.高定的《苍蝇王》、麦克.安迪的《默默》等文学名着绘製插画,1984年后,她开始以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英国童话为文本,创作图画书。她的书带着动感,流露出说故事时的喜悦,以及丰富想像力带来的至高创见,充满了诗意的氛围和想像,让她的书成为罕见的艺术作品。

柯薇塔曾于1990年与德国童书作家安娜莉丝.舒瓦兹(Annelies Schwarz)合作,出版了《我的床边怪兽》。舒瓦兹拥有教育、美术及戏剧的专业背景,对于幼儿心理的掌握十分精準,她的故事描写孩子不想上床睡觉的心情,希望有只宠物又好抱又兇狠、能变小又变大、既会游泳也会飞,好来陪伴保护自己对抗黑夜。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我的床边怪兽》封面及内页(阁林文创提供)

创作就是柯薇塔的游乐场,在这本书里,她大胆混合了涂鸦、平涂、拼贴各种技法,巧妙配置绿色和黑色,来衬托出鲜明豔丽的红色,设计出一只带有力量却无害的可爱怪兽,满足了孩子对完美宠物的想像。她的玩心接近儿童创作时的心理状态,画面充满了童趣,和这个带有想像游戏特质的故事非常合拍。

小花国王拥有整个王国,但总觉得缺少一种幸福的感动,于是出发去寻找一位公主。这则现代童话,是柯薇塔在1991年出版的《小小花国国王》(The Little Flower King)。这本由她一手包办图文的作品,是全球最畅销的图画书之一,当时她已经63岁,这本书却洋溢着青春甜美的气息。

书中每一个角色和物件,都是由不成比例的几何色块构成,複杂的图案经过抽象化,但不会让人难以理解。夸张变型的人物造型,对比相当强烈,但是柯薇塔用明朗单纯的红、蓝、黄、绿色彩,统合了视觉冲击。再运用灵活的线条,带动文图进展的节奏,最终构成内涵和外表和谐的画面。柯薇塔认真考究康定斯基提出的「点、线、面」理论,在这本书中具体呈现出全新的视觉体验。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小小花国国王》封面及内页(阁林文创提供)

童心未泯的柯薇塔,对孩子怀抱着同理心,总是从儿童的角度,思考什幺样的表现最能带给他们阅读的乐趣。1990年的数字书《One, Five, Many》,和1992年的颜色书《The Sun is Yellow》邀请小读者畅游数字马戏团,进入色彩缤纷的奇幻境域。她把图像从传递讯息的媒介,变成儿童可以亲自动手实验,进入书中互动的物件,充分展现她大玩形状、颜色、空间和线条的功力。

书中有些母题和象徵性的角色,譬如月亮、窗户、眼睛、尖喙、铅笔、猫咪、樱桃、小丑和乐谱等,日后在她幽默的图像世界中一再出现。她巧妙地编织藏在心灵角落的密码,以图画变身现形。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右边的《Grün rot alle》即《The Sun Is Yellow》原文版本,1993年入围波隆那最佳选书奖。

柯薇塔的书没有一本是容易印製的,求好心切又求新求变的她,总为每一本书绞尽脑汁来实验新的做法和材质,让她的书充满了阅读和触摸的乐趣。她私下称自己的书为「建筑」,希望以插画作为媒介,引导读者进入书中立体的空间,展开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所以她的书从开本、外型、装帧、印刷都是自己一手包办设计,常有特殊的裁切、挖洞、拉页、弹起等页面设计,即使反覆阅读,每一次都仍有惊喜,每一次都有新发现。

1992年的《Alphabet》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字母书。柯薇塔打破图书的平面界线,创造了一个充满现代感的纸雕塑艺术品,这件艺术品像一栋纸房子,可以穿梭其间,可以从各个角度观看。除了运用颜色和线条的变化之外,她还加入叠印、模切、拼贴、镜面、立体雕刻技法,还有类似点字书的凹凸点,赋予了26个英文字母不同的表情和性格。这部字母书不只是为了学习认字而存在,它也可以全方位扩展孩子感知的边界。

1993年她以《The Sun is Yellow》和《Midnight Play》两本书,同时入围波隆那国际儿童书展的最佳选书奖。在此之前,她已获得BIB金苹果奖、巴塞隆纳卡达隆尼亚插画奖最高奖、德国少年文学奖、奥地利书展最美的儿童图画书奖、东京产经新闻图书文化奖,以及安徒生奖的桂冠。此后她又陆续得到荷兰银笔奖、法国莫比斯多媒体竞赛大奖,以及书籍设计师最高荣誉的古腾堡奖等等数十座奖项,可说是图画书界的得奖天后。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Midnight Play》和《小小花国国王》一样,在书封上开了一个洞,诱惑着读者去窥视和猜测,这会是什幺样的故事呢?但柯薇塔绝不重複自己的叙事手法,只要你打开书页,就会发现这又是另一次的惊异旅程。只在午夜上演的魔幻剧场,14个演员可以由读者自由操控,藉由反覆翻页来改变服饰和交换身分,衍生出更多的角色,剧情也无限延展。柯薇塔不仅表现了剧场展演的精髓,还率先融入了后现代的语彙。

柯薇塔在创作中大胆的用色令人印象深刻,因而得到了「色彩魔术师」的称号。她喜欢用纯度较高、艳丽鲜明的颜色,也就是达文西主张的「心理原色」:黄、绿、蓝、红、黑、白。尤其是酣畅淋漓的红和绿,几乎成了她的代表色。

最大的对比意味着最大的美感,一种极度紧张的极致感觉。绿象徵着生机,红色充满喜悦,白色纯洁乾净,黄色给人温暖,蓝色让我们作梦,而黑色包含了所有的颜色,让画面和谐和稳定。柯薇塔的书就像彩虹的光谱,她说:「每一种颜色都是最好的颜色。」

如何将这些颜色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取决于它们之间的关係、比例、韵律、尺寸和数量。这有点像音乐创作,每个独立的音调都是美好的,该怎幺组织它们,创造出崭新的乐曲,最后的成品有可能是交响乐,也可能是歌剧。康丁斯基曾说:「色彩是琴键,眼睛是锤子,而心灵则是钢琴的琴弦,艺术家就是弹琴的手。」柯薇塔在为儿童创作图画书时,不仅看见了色彩,也一样清晰地听见了色彩。

她曾说:「我创造的图画不是用来解释文本的,我是建立一个让艺术得以展现自我力量的有效空间。」她总是强调:「我是艺术家,不是说书人」,大声宣告:「我的图画,它们自己就是文本。」所以她援引经典童话《灰姑娘》、《卖火柴的女孩》、《小红帽》、《亨赛尔与格莱特》和《彼得与狼》,并不再现文本,也不意图解构颠覆,而是用她的图像提出新的视角。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柯薇塔以她的方式重新呈经典童话,图为《灰姑娘》书封及内页(阁林文创提供)

柯薇塔认为图画书是孩子参观的第一座美术馆,能唤醒他们内心美感意识的反响。读者几乎不会在柯薇塔取材自民间故事的书中,看见传统塑造的主角形象,她把《灰姑娘》的重心放在玻璃鞋,为《卖火柴的女孩》中的火柴棍赋予新的魔力。

应该说,那些潦草的涂鸦勾线,和异想天开无规则的几何图形,是她更接近故事情感核心的手法。经过抽象化处理的图像,感性地呈现角色内心的冲突和外在的处境,读者因而能更细腻体会到深刻的情绪。

今(2019)年的波隆那书展,高龄91岁的柯薇塔仍一身黑衣、涂着金属感的黑色指甲油优雅现身。她带来新作《The Take It-Take It-Lady》,重述童年喜爱的三只小熊(Goldilocks)故事,又是一场充满视觉和想像力的盛宴。从创作图画书至今,她已经出版六十余册作品,翻译成德、英、法、日、义、葡、荷和中文。除此之外,她在世界各地最知名的美术馆展览画作、海报和立体雕塑,受邀为日本知弘美术馆设计庭园,也曾在柏林学院讲学,还获得英国金斯顿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在在显示她惊人的才华和多元的创造力。

对柯薇塔来说,绘画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如果没有绘画,她根本无法存活,绘画的存在本身即具有意义。曾有人问她终生创作不辍的祕密是什幺?她回答:「这个魔法就是爱与分享。」因为爱儿童、爱艺术,让她有了不断创新的勇气。她带着永不停滞的创作之心,孩子般一路狂奔,岁月无法阻挡她前行的脚步,艺术超越时间压缩它的极限,并指出了未来的内容。柯薇塔在创作中青春永驻,成为一则不老的传奇。


7月绘本大师》创作就是我的游乐场:柯薇塔・巴可维斯卡的不老传

柯薇塔(蔚龙艺术公司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